第19章 花楼(1 / 2)

加入书签

关于这个花楼,回到府中颜宴安叫来了城中管理商铺经营的段华,四十来岁的凡人男子,看着还算年轻,身形稍显佝偻,眼下有着淡淡的青色,见到颜宴安时脸上并无一点谄媚之意,只是安静的等着。

“段总管,你可知城中西街近日新开的一间花楼?我听说进去的都是极其富硕之人。”颜宴安坐在他对面,手中拿着杯冒着热气的茶盏,淡淡地问道。

“回少主,此间花楼确实在城西侧,属下也前去查看过,并无异样。”段华垂眸回答道。

“哦~,我知道了,劳烦段总管跑一趟了。”颜宴安浅笑的说。

天色暗下来后,颜宴安打算自己去那家花楼看个究竟,并未惊动其他人。

楚漾听荷莲荷叶说,大公子曾经酿过许多美酒,但是自己不饮酒,应当还藏在府中的酒窖中,她想去找元休要一壶来尝尝,顺便叫上颜宴安一起喝。

元休见楚漾晚上来找自己,不由一愣,站在门口,并未让她进去:“何事?”

“元休呀。”她笑的一脸谄媚,话语缱绻。

元休听到她又这样叫他,眉心皱起,不等他开口,又听到轻柔的声音说:“你看这漫漫长夜,着实无趣了些,不如我们...”

“不可能!”元休未等她说完,直接回绝,脸色黑了几分,她...是在引诱他?

楚漾被他突然大起来的声音吓了一跳,美眸怒瞪:“我还没说完呢,不可能什么?”

见元休不说话了,她继续调整一下呼吸说道:“听闻你家还有酒窖,能不能带我去看看?这反正也是睡不着,我们喝一杯?”

原来是想喝酒,元休眉头皱的更深了些:“我不饮酒,晚上也不宜饮酒,你也不要喝了。”

楚漾就知道,找他肯定就是各种不行,嘁了一声,扭头走了。

元休看着她离开的背影,静静的关上了门。

楚漾想着反正都走到这了,不如去找颜宴安,让他带自己去,反正现在时间尚早,回过头便往他院子里去,敲了两下门,里面的小厮见来人,惊了一下:“楚姑娘?”

“你们少主可在,可否通报一声?”她微笑的问道。

“我们少...少主,他...他不在屋内。”

“不在?他去哪儿了?”

“小的不知。”

楚漾见他磕磕巴巴的样子,定是知道颜宴安在哪儿,刻意隐瞒的,随即便露出一脸无奈:“那我只好让你们大公子去找找了...”

“姑娘,我们少主不让我告诉别人他去了西街的百花阁。”

楚漾听着他的话,眼睛瞪大了许多,怕是听错了,这少年才一百八十岁,还未满两百岁,竟敢跑去逛花楼?楚漾缓了一下,再一想,不对!白日里听到那花楼处处可疑,许是他自己跑去一探究竟了?

这个傻子,怎么不叫她一起,还不知道那花楼是何情况,要是有危险,怕是一个人不好应付。不等小厮再说什么,楚漾连忙往外跑,看向元休的院子,眉头一挑,又去敲了他的门,两个人总比她一个人去安全。

元休开门见又是她,不等他反应过来,便直接拉上他向府外飞去。

“别动,掉下去可是会摔死的。”楚漾抓着他的手腕,吓唬他道。

元休被抓着手,虽然隔着衣服,却也让元休感到她掌心的炙热:“去哪儿?”

“去救你弟弟。”

元休一怔:“宴安?他怎么了?”听出了语气中带着的焦急。

“我现在还不知道,他可能会有危险,所以我们得赶紧去。”

元休听出她没在开玩笑,就没在说话。当两人站在百花阁门口时,不由都惊讶了一下,此地灯火通明,装修的金碧辉,来往的皆是锦衣玉袍的贵公子,有修为的和没有修为的,只要有钱,就能进去。

元休不由看向她:“你说的危险之地,就是此地?”

“对呀,颜宴安就是来这里了。”看她笃定的样子,元休觉得一阵头疼。

“你有钱吗?”她看向元休问到

“没有。”

“我也没带。”元休看她说的理直气壮,都被气笑了,转身就要走,却又被她拉住。

“既然没有钱,那就翻墙吧。”说完便着拉他就要走,元休睁开她的手:“我虽未入佛门,却也从小受清规戒律影响长大,此地我是不会进去的。”

楚漾见他不肯去,只好作罢“那你回去吧,我看此地妖气甚重,说不定是个妖怪窝。”

元休一听凝重的看着她,再看向着人来人往的百花阁,闭了闭眼,算了,破戒也不差这一次了。

凭借两人的修为顺利翻墙进来,元休和她看起来实在是太过显眼,楚漾每次出门荷莲都会让她带上面纱,这次倒是用上了。元休恰好穿了件黑色的披风,带上了帽子,一看就是世家出来的贵公子、小姐。

两人到前厅找了个角落坐着,这里面的装修极为精致,四方的桌椅都是用上好楠木做的,上下三层楼,有一面围起来作为舞台。人声鼎沸,穿梭在来往客人中女子们,各个美艳动人,果然如那日酒馆那几人说的般。

楚漾一进来就觉得这地方有股淡淡的幽香,闻的人头晕,她环顾四周都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